可否容我有一個狂想(寫在〈青年之心〉之後)(陳信蓮)

可否容我有一個狂想
一個癡夢
一個默許的心願

一個狂想,因為似難實現
一個癡夢,因為不願就此罷休
知道這是神的渴想
一個默許的心願
因為願擺上真心一片
全部力量
看可以走到哪個地步

神的家東西南北分裂得七零八落
多少個教派
多少種人的教導遺傳
多少個錯誤
絆跌人,甚至殘害人的荒唐

可否看明聖經,按正義分解
純潔地、真誠地愛神
一點一滴的跟從

不自以為是,繼續尋求
不隨便糊塗,人云亦云
我願體貼祢的心意
在這時代建造合一相愛的家
放下自尊
放下成見
放下偏激
放下愚頑
不再無知,不再猶疑,顧慮多多
我向不太可能挑戰
我願意如此
開始第一步

3-2019

* * *

年紀不再年青,心卻年青,因為有愛。

我欣賞有理想的人生,會被感動,因為這活活引出心底的自己,並可日復日的活而不知自己去向。

所以就算不再年青,也一樣有愛,甚至是「癡夢」和「狂想」。

那天散步的時候,想著〈蘭花草〉的歌詞和背後的含意,想著香港近日發生的事:從前的志士,今天的群眾;以前的沉著應戰,今天的按捺不住……眼中有點熱。人的熱情,人有想望,我感到「人」的活現。

只是……歎息只是人的理想不會完美,就算有完美的心意,衰敗、墮落在人的軟弱及限制。

我已清楚,什麼是我的熱情,什麼是我的方向。

我寶貴我站在神的那一方,為最完美的夢的實現而努力。

7-2019

*重溫〈年青的心〉*

Leave a Comment